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关服务 >

【征文展现】见证爱情的献血证

更多精彩戳图进专题

?

彝女杨梅

·作者 杨学诗

杨梅,30年前出生在崇山峻岭间的红河弥勒西山,地道的彝族女孩。一米六七的身高,亭亭玉立,一头短发,乌黑锃亮。她与献血还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杨梅的祖父叫杨春荣,是位和闰年代打过游击的老革命。1993年7月,祖父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,被送到市人民医院救治确诊为阑尾炎化脓穿孔,要立刻入手术,但需求输血。由于血库的血不够,需求家眷献血,老人的儿子当即对医生说:“抽我的,我是0型血。”没想到一体检,他高血压高血脂,不能献血……在医院的努力下,老人输了血并成功做了手术。

“医生,我先来!”2006年,杨梅考入西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, 2007年5月学校组织献血,她是宿舍里第一个照应的,献了400毫升血。见杨梅献回来平安无事,同宿舍的其他5个女生,一个不落地去献血了。当年12月,采血车再次开到学校,杨梅又一次去献了400毫升血。

杨梅那时虽小,但她从此知道献血可以救命!

2010年杨梅大学毕业,受聘在外地的市招商局任务,经人引见看法了如今的爱人潘小平。小潘在市中医医院任务,也是彝族。

说起谈恋爱时期的一次对话,小两口至今还浮光掠影:

“你献血了吗?”

“你怎样会问这个题?你呢?”

“献血可以救命。我曾经献过两次了。”

“那我明天也去献血……我是医生,献血的益处比你知道的多得多。”

“我知道的也不少啊!”

“献血不影响身体安康,由于一次献血200至400毫升,只是占全身血液总量的5%至10%左右;人体自身有旺盛的新陈代谢才干,献血反而会抚慰人体的造血功用,减速血细胞的生成,促进血液的新陈代谢,从而顺应人体需求……”

两份献血证是爱情的见证。

两人的献血记载。

共同的追求,让杨梅和潘小平最终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婚后,杨梅把潘小平的献血证也要来,跟自己的放在一处。她说,这两份献血证是爱情的见证。

“说说看。”

本文图片由供稿者提供。

(作者杨学诗,曾任弥勒作家协会副主席,现已退休。)